从《微观战争》看两个独立游戏人的创业史

时间:2019-02-28 10:00来源:中国广告网作者:王如新热度:

导读:

weiguanzhanzhen

  “咱们履行完当初的承诺,把游戏做完后发布出去,就结束吧。”一个月前,陈智龙对范芃说。两个人,三年半的努力,很快就要画上一个并不算圆满的句号。这款在独立游戏节上获过大奖的游戏,找不到一块能够让它生根发芽的土壤。梦想,如何才能照进现实?

  两个好伙伴

  没什么复杂的原因,也没什么深刻的道理。做这款游戏,就是为了玩到自己想玩的东西

  范芃在纸上写下他的联系方式。首先写的,不是他的名字,而是他正在开发的那款游戏的名字——“微观战争”。

  “不为拯救中国游戏,只想用心做一款自己爱玩的游戏。”这是三年前,他和陈智龙创作《微观战争》的初衷。

  如今,这款游戏已经成为他们内心深处的一种“执念”。范芃读了三年研究生,陈智龙在家待业两年,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把它完成。

  做游戏的念头始于范芃初中时画在课本上的一张张涂鸦。他从小喜爱科幻题材的即时策略游戏,《沙丘》、《家园》、《绝地风暴》……中学时买过不少正版游戏,因为住校,很少有机会玩,每天只能捧着包装盒,过过眼瘾。

  “久而久之,就开始幻想自己做游戏了。”他把脑海中想象的战斗单位和建筑一幅幅画下来,构成一套以蜜蜂、蚂蚁两大社会性昆虫为阵营的设定,取名《蜂蚁大战》。这就是今天《微观战争》的雏形。

  大学四年,范芃就读于武汉理工大学数字媒体设计专业,“报考时,以为这个专业和做游戏有关”。

  2010年毕业前,他决定利用做毕业设计的机会,把中学时幻想的那款游戏做个样子出来。目标是做成一款市面上从未有过的横版射击塔防游戏,融入即时策略、角色扮演等要素。

  “没什么复杂的原因,也没什么深刻的道理,就是因为找不到自己想玩的那样一款游戏,所以打算把它做出来,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。”范芃说。

  “我没有做梦,我真的要去做,我觉得就算最后失败了,也要试一试”

  学美术出身的范芃,需要一位懂编程的伙伴。他跑到软件学院的教室门口蹲点,找人搭讪,去各大论坛发帖求助,渐渐认识了一些做软件开发的人,有业余爱好者,也有专业程序员。

  大多数人对他的想法不屑一顾。他们认为,以一己之力,凭空创造一种市面上从未有过的玩法类型,不过是异想天开。北京某知名大学游戏设计专业的一名学生对他泼冷水说:“这么大的架构,像你这样一点经验都没有的,肯定做不出来,别做梦了。”

  “我没有做梦,我真的要去做,我觉得就算最后失败了,也要试一试。”范芃说。

  几次找人合作不了了之后,范芃在网上发了个招募贴。福建农林大学大三学生陈智龙看见这个帖子后,很感兴趣,便把自己以前做的一些小游戏发了过去。“都是些挺奇怪的小玩意儿,比如用一个黑洞,去吸屏幕上的行星,必须在行星很小的时候把它吸进去,否则行星会越长越大,再吸就费劲了。”

  陈智龙的性格与范芃迥异。范芃积极乐观,思维活跃,乐于与人交流;陈智龙内向孤僻,不爱与人交往,对自己不感兴趣的人或事,采取不理不睬的态度。

  两人在游戏开发方面都没有多少经验,但正是这样一对组合,就此稳定了下来。

  大学毕业后,范芃选择了考研,前往广州学习油画,陈智龙待业在家。两人边学边做,三年时间,经历了大多数独立游戏开发者都会遇到的问题,例如开发效率太低、异地合作沟通不畅、美术与程序之间的鸿沟等,也经常因一些小小的分歧而争得面红耳赤。

  “有时候吵到不可开交,他对我说:你要是想做,再找一个人吧,我不做了。刚开始,我觉得他随时可以抽身,就让着他。慢慢地,我俩被绑在一起,陷在这个坑里,谁都没法抽身了。”范芃笑着说。

  求职与创业

  应聘时,范芃向面试官介绍自己的游戏,并演示了一段视频,但对方表现得毫无兴趣

  2011年,大学毕业后,陈智龙待业在家。中午11点起床,吃完午饭,回自己屋里,把门一关,在电脑前坐下,写代码、看动画,凌晨2点关机睡觉。除了帮家人买东西外,他几乎足不出户。

  父母每天在他耳边唠叨,催他赶紧找份工作,陈智龙总是沉默以对。“从小到大,按部就班地读书。毕业了,终于有时间做自己的事,为什么还要去上班?”他反问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
中国广告网

Copyright © 2004-2019 CHINAADVIP. 版权所有

声明: 本站文章未注明来源本站的不代表本站观点 ,如有异议,请与本站联系gaojianhezuo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