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ins风的廉价潮流何时死去?

时间:2019-01-14 09:49来源:中国广告网作者:王如新热度:

导读:

  2006年,拿着管理科学与工程系毕业证的凯文·斯特罗姆刚满23岁,在经历了推特实习,谷歌打工的4年后,他跟他的大学狗友麦克·克瑞格一起创办了Instagram。

  上线一年半后Instagram很快就被fb大佬扎克伯格以估值两倍的价格(10亿美金)收购,短时间内,Instagram就已经成为了年轻人的“潮流社交平台”。对于(国外的)95后来讲,twitter什么的已经是老年人才会用的社交软件了,你没个ins的话,你和你的狗友们将会很快渐行渐远。

  

 

  流行文化的扩散就像是病毒一样,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以任何你想象不到的方式诡异地传播着。某一天,在纽约的某间星巴克里,有两个从中国过来旅游的妹子在跟恰好同桌的美国妹子聊着天,中国妹子们讨论着如何将自己的新房子装扮成“ins style”,美国妹子却一脸黑人问号:“what is ins style?”

  这是一个有趣的命题,在遥远的东方,一个没有Instagram的国家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疯狂流行起了“ins风”。商家们开始把墙壁刷成了整齐的粉红色,把自己并不太大的店里砌出一个并不太大的波波池,然后再把淘宝7块5批发来的充气火烈鸟打上气... ...

  欢迎来到ins风中国。

  

 

  ins风小店打卡:嘀 网红卡

  以广州为例,往天河市中心立足一看,排队超过20个人的,要么是女厕所,要么就是ins风网红店。再往海珠区走走,江南西地铁站为圆心,直径2公里内,院办能给你找出300家这样的店。

  

 

  这已经是稍微好看些的ins风网红店了

  ins风有多火,这个问题应该问问那些嗅觉敏锐的商家们。他们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这个流行风潮的,多少家将死的咖啡厅和民宿,在简单的ins风翻新后,立马就死灰复燃。

  年轻顾客喜欢,这当然是最重要的一点。但是对于商家来说,ins风还有另外一个好处,就是便宜。他们再也不用费尽心思地去想装修,主题,和各种风格,现在ins风这一套现成的方案,包治百病。

  一个基本核心,四个决定要素

  

 

  求求了,2019年院办我真的不想看到这些东西了。

  “一夜之间把普通无亮点的小店打照成 ins风网红店,只需掌握这个小副标题。”

  ——meer bullshit jump

  2011年,一则如uc体般夸张的新闻让我们笑出了声:“女性的消费力是男性的7倍,男性消费力不如狗!”这种新闻的时效性可能是100年,商家们早就洞悉了这一套最基础的经济定律,抓住女人心者,得天下男人钱包。

  ins风的核心,院办认为,就是所有女人隐藏的那颗少女心。因此,大部分的ins风都少不了最少女的颜色——粉色。

  

 

  作品名称:少女心本心

  大面积的粉色——事实上所谓的ins风到这一步还没开始走歪,真正让它走向廉价潮流这个噩梦之谷的,是那几个变了味的要命元素:火烈鸟、霓虹灯、龟背竹、小灯串、仙人掌、铁架网.....它们一旦结合到一起,立马就能打中你的审美要害。

  如果这种潮流文化有吉祥物,火烈鸟拿下首位没人敢喊第二,不,甚至没有别的参赛者。

  火烈鸟可以说是ins风的缩影,粉色,夏天(热带),神秘,迷人.....

  1957年美国雕刻家Don Featherstone把为塑料公司设计的火烈鸟雕塑搬进工人阶级草坪上,2014年澳洲的sunnylife把火烈鸟游泳圈病毒式传播到ins各个有水的角落.....事件阐明真相,火烈鸟当真跟它名字和长相一样,迟早得红,网红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
中国广告网

Copyright © 2004-2019 CHINAADVIP. 版权所有

声明: 本站文章未注明来源本站的不代表本站观点 ,如有异议,请与本站联系gaojianhezuo@qq.com